百万首页 |新闻 |产品 |分类 |供求 |商家信息 |招聘 |相册 |资讯 |知道 |商家 |随便看看
普通会员

深圳市奥纳科技有限公公司

贴片电容、安规电容、可调电容、钽电容、贴片电感(高频绕线电感、高频薄膜电感、...
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李先生
  • 电话:0755-85293010-8006
  • 手机:13632654895
站内搜索
 
相关信息
  • 暂无资讯
正文
凤凰山UFO受热议 哈尔滨市民:外星人组团来避暑

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19-09-30  浏览次数:

  生活报7月12日讯 连日来,凤凰山出现UFO成为了冰城人热议的线日,哈尔滨市民薛维利给记者打来了电话称,在凤凰山出现UFO的前一天,也就是7月7日的凌晨2时30分许,他和渔友赵安吉在松花江边夜钓时,求小阳台装修效果图 客厅阳台露天长4米多宽15米,也发现了3个不明发光体。其中1个发光体呈圆柱形一直悬挂在正东偏南的2000米高空,另外一个在其正上方,距离地面约3000米,还有一个在2个发光体的右侧闪了几秒便消失了。薛维利当时就拨打了114咨询天文部门的电话,但没有结果,于是用手机拍下了两张照片。一直对不明发光体念念不忘的薛维利看到《生活报》11日有关UFO的报道后,觉得当晚自己看到的也是UFO,并将照片提供给记者。

  11日,记者在哈市景阳街一家商店里见到了薛维利,说起7日的事,薛维利非常兴奋,“我和渔友经常在江北东北虎林园附近,靠近新建东北大剧院一侧的江堤上夜钓,那天,我和赵安吉从6日一直钓到7日早上。7日凌晨2点30分左右,在距离我们两三千米高的天空,突然间出现了两个非常亮的发光体,就在正东偏南20度左右。两颗发光体成一列悬挂。”

  “起初,我们俩以为那是飞机发出的光,但是过了半小时,也没见它们动;我又想是不是建筑物发出的光呢?可是发光体确实是悬挂在天上的,下面没有任何建筑物;会不会是星星呢?当时赵安吉问我。但那两个发光体的光非常强,比星星亮多了;更不可能是孔明灯,因为孔明灯飞不了那么高。”在排除了几种可能之后,薛维利和赵安吉突然在两个发光体的右侧发现了第三个发光体,但第三个发光体只是闪动了几秒钟便消失不见了。

  薛维利对记者说,“我当时觉得这是一个天文奇观,想找天文学家来看一看,于是拨打了114咨询有关天文部门的电线没有相关登记。”薛维利手机上还有7日2时57分拨打114电话的记录。薛维利用自己的手机将这一“天文奇观”拍了下来,但由于手机的像素不高,画面非常不清晰。在薛维利的手机相册里,记者只能看到两张一片漆黑的照片,上面隐约地显示着一个亮点。为了看得更清楚,薛维利将两张照片导入了电脑,持续放大后,照片的中间出现了一个大亮点,但也只能看到一个亮点。

  薛维利的话得到了当天与他一起夜钓的赵安吉的肯定。赵安吉非常确定地对记者说:“当天晚上天上确实悬挂着两个发光体,非常非常亮,根本就不是灯光,也不是星星,一直持续到4点钟天放亮的时候。”

  据薛维利介绍,看到不明发光体后,他依然每天到同样的位置去夜钓,但再也没看到不明发光体。

  本报11日讯(见习记者王晓丁)从1994年至今,曾数十次到凤凰山调查UFO的世界华人UFO联合会学术委员会主任、原黑龙江省天文学会理事长、哈尔滨工业大学航天学院教授陈功富,在仔细辨识了UFO照片并分析了现场目击者的陈述后认定,李慧所说的发光物体不是飞虫,是某种不明飞行物,是否是某种外来飞行器还有待调查。11日15时左右,陈功富和助手侯京桥再次踏访凤凰山,记者对陈教授进行了电话采访:

  陈功富:今天我和助手侯京桥到达凤凰山后,因为山顶下雨,上山比较困难,就没有上去。如果明天放晴,我们将上山了解情况。今天夜间,我们会继续观察,如果发现不明飞行物再次出现的话,我们将尽可能纪录下来并采集相关资料。

  陈功富:刚开始看到照片的时候,我也觉得很像一只长着翅膀的飞蛾。但是了解了现场情况后,我们发现现场看到发光物体的人不止一个,说明这个物体的体型很大,从距离上看,应该是在被拍摄者李慧的身后,是一个实体UFO,不是虚体的,她目击到的柱状物体虽然不是飞虫,也不能确定其就是外来的飞行器。

  陈功富:我认为,这个不明飞行物是一种螺旋形的飞行物,只是拍出来的照片偶然和地球上的飞蛾体型很像而已。目击者李慧和吴春燕也曾肯定地说,那不是翅膀,而是一种发光的、速度很快的东西。 记者:您最近一次和UFO接触是在什么时候?

  陈功富:6月中旬,在阿城区的吊水湖景区附近的公路上,那天是下午2点30分至3点左右,侯京桥为我和阿城林业局的朋友拍照,当时没有发现,后来将照片放大后才发现,我们身后的天空中,漂浮着一个柱状的不明飞行物。我们地球上的飞行器现在还是一维飞行器,而我了解到的一些UFO飞行器已经是多维飞行器了,这样的飞行器速度非常快,我们人眼是看不清的,但有时相机的快门速度足够快的话,还是能捕捉到的。

  最近一周,闹腾了近一个世纪的“不明飞行物”又一次喧嚣起来,媒体出现《全球“UFO”井喷》这样的标题。近一个世纪以来,又称飞碟的UFO从一个“科学现象”,演变成“社会现象”和“传媒现象”,每隔十到二十年出现一次高潮。在“飞碟研究”原地踏步近百年之后,UFO已经是一个事实上的世纪谎言。

  据报道,一周左右的时间内,英国摄影师在诺福克市拍摄到绿色发光体,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拍到太阳附近上千个“UFO”,中国南京、重庆、四川同现“UFO”。全球网友在各地观测到不明飞行物呈“井喷”之势。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研究院王思潮研究员近日表示:这在一定程度上受“末日情绪”影响,应抱理性态度对未知事物进行探索研究。

  UFO现象盛行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后,上世纪40年代在美国定名,随后扩展到全世界。

  几十年来,飞碟研究已出现套路。第一类接触的目击报告,永远是无法进行科学鉴定的照片和录影。第二类接触,是一些最先进仪器也确定不了什么的物理痕迹并且没有保存下来。第三类接触,是相似度极高的催眠报告。飞碟研究的最大特点,是研究本身始终在自己重复自己。每一次解密的报道,都没有突破局面。

  网络出现,摄像机普及,飞碟的研究也并没有突破。美国大片《独立日》中对外星人的设想,与20多年前《第三类接触》没有区别。

  从最早的“严肃UFO目击报告”出现到今天,近百年过去了,“UFO研究”依然停留在目击报告、推测政府隐瞒、催眠判断等三类接触的程度上。依然没有实证,港妹彩图,依然是假想。

 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,我们遇到的挑战是,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,从事实际操作的人…

 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,展现了自己,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,更成为一把标尺…

 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,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。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。

  幸福是什么?当你功成名就时,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,和人分享才会。当你赚到很多钱时…